除了普京摊手、陈奕迅看球、韩国门将的粉底品牌外,还有很多这样的关于世界杯的新闻——

我虽然看不懂足球,但近些日子也经常跟朋友去看世界杯,他们负责看,我负责吃。

每次一坐下,(买单的)朋友就会大喊一声:老板,啤酒先来一箱!然后叫几个卤菜、小龙虾,再撸个串。

后面两个可以随意更替,比如鸭脖、鸡爪什么的,但啤酒的C位,是雷打不动的。

比赛看得激动了,摇旗呐喊,振臂高挥,看球时补充点水分是应该的,可为什么一定要啤酒?

两个八杆子打不着的事物在一起,和“气味相投”是有关系的,就像谈恋爱的情侣,总有点相似的特质。

现代足球则发源于11世纪的英国,也就是现在我们所熟知的、观念中的“足球”。

是个【圆的】就能踢,两块砖头就是球门,足球低门槛、强趣味的特征,使它名正言顺地成为了带有“全民性”的世界第一运动。

在空旷的绿茵地上,球员们使劲浑身解数为射门而努力,大力射门、凌空抽射、头球射门、剪绞侧踢倒钩射门……帅气啊!

当然,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和足球的低门槛有关系。不限身高、不限体型,只要能跑得动,就能踢足球。

反观一些高端小众运动,比如高尔夫球,我是get不到“把一个小球抡的老远之后再坐小车把它捡回来接着抡”的趣味在哪里。

和足球一样,啤酒同样具有“全民性”的特质,只不过啤酒的历史更早,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。人类社会的秩序还没有完全搭建起来的时候,就已经开始饮用啤酒了。

在啤酒大国——德国,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啤酒是贫民的饮料,什么都可以贵,但啤酒不行。”

德国埃尔朗根纽伦堡的科学家们对13000种食物成分,进行了研究分析之后发现:啤酒中存在一种“大麦芽堿”的成分,这种成分能与多巴胺互相作用,使人产生兴奋的情绪。

维克森林大学的研究团队在2016年的时候,还发现了“借酒浇愁”的科学依据——

他们发现酒精和抗抑郁药物存在相同的神经和分子变化机制。也就是说“饮酒”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人们不开心的情绪。

看球赛的时候,难免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糟心事,支持的队伍被淘汰、今日份的赌球没猜中、心水的球员发挥失常等等。

尽管在本质和阶级属性上有很多的雷同,但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,足球和啤酒这对“忘年恋”的开始,还要依靠“媒人”的撮合,正所谓“千里姻缘一线牵”。

1884年,几个英国商人为刚成立不久的埃弗顿俱乐部,建造了一座新体育场。约翰·霍丁是个极有商业头脑的啤酒商人,他觉得商机来了,就想在俱乐部场内开个卖酒的店,就像把爆米花卖进电影院一样。

然而,因为种种利益关系,霍丁的提议被其他合伙人否定了。一气之下,霍丁决定散伙,自己单干。

#也就是说,如果不是那几个合伙人不同意约翰·霍丁卖啤酒,就不会有现在这个声名显赫的利物浦球队#

为了卖酒这个远大目标,霍丁从苏格兰租球队来踢比赛。在他的经营下,来看球的人越来越多,酒水生意也越来越好。

风生水起的生意并不能满足霍丁,他开始向政界进军,并且当选了利物浦市长。#莫名有种川普的感觉#

大权在握的霍丁,把“看球喝啤酒”的搭配推广得越来越远,整个英国都受此影响。

而德国又是足球、啤酒双料领先的国家,英国和德国球迷手握啤酒的观战姿势,也影响了其他国家的球迷。

约翰·霍丁开启了啤酒和足球联合营销的先河,但仅凭他的一己之力,啤酒和足球的CP,中途肯定要拆伙。这一切,还有赖于啤酒品牌的体育营销。

90年前的1928年,第一届世界杯开启。英国和德国同时作为参赛国参赛,他们把看球喝啤酒的习俗,带到了世界杯。

啤酒商们把资本注入到了高曝光率的世界第一大体育赛事“世界杯”中,作为品牌营销的一种方式。

1986年,百威成为世界杯的赞助商,到今年已经是百威的第九次赞助。而他们对世界杯的赞助,还将持续到2022年的卡塔尔世界杯。

除了赞助世界杯的啤酒品牌,其他啤酒品牌同样会借势营销。在一波又一波的营销下,啤酒和足球被牢牢地捆绑在一起。

2003年,巴西开始实施一个名为“DRY HOUSE”的“球场禁酒令”,杜绝球迷闹事。

对此,球王贝利呼吁,球迷应该有喝啤酒的权利,国际足联也软硬兼施,秘书长瓦尔克放话称“喝酒看球是世界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所以恕我直言,这一点没有商量余地”。

今年的俄罗斯世界杯也遭遇了禁酒令。2005年,战斗民族由于喝伏特加后惹事太多,被政府颁布了禁酒令,其中举办世界杯的罗斯托夫体育场也被划为了禁酒区。

不过,在国际足联和啤酒赞助商的抗议下,今年1月24日,俄罗斯副总理穆特科就对禁酒令做出了回应,表示今年世界杯期间,允许场馆和球迷区售卖啤酒商品。

1978年,央视首次对世界杯进行了转播。中国接触世界杯和啤酒的时间晚于发达国家,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们沿袭“足球+啤酒”的观赛流行风尚。

对于大多数国人而言,“啤酒”和“世界杯”概念的普及是同期的。“洋气”的中国人,很快适应了啤酒助兴的看球方式。

然而在中国,有另一种酒精饮品是不能被忽视的。上到茅台五粮液,下到红星二锅头,白酒为何没能成为国人看球的本土选择呢?

白酒价格空间幅度很大,并且酒精含量较高,过犹不及的刺激,往往给人带来的是晕厥,而不是精神上的看球愉悦。

另外,白酒对中国人来说,不仅是一种饮品,更包含了一种世故人情。与三五亲朋好友相聚推杯换盏,和合作伙伴邀约高谈阔论……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